1. 首页

DBX文木源:古典区块链时代已结束,新区块链是古典互联网

DBX做的是数据基础设施,连接数据的价值,把数据的交易“原子化”。

DBX文木源:古典区块链时代已结束,新区块链是古典互联网

在区块链已经进化到3.0时代的今天,大部分通证几乎都不可能成为现象级应用。因为,下一个区块链现象级应用不仅仅是对传统经济关系的调整和改变,也将颠覆过去一切的古典经济体系,重塑全球经济结构。

文木源,北京数字引擎科技有限公司CEO,DBX链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学士(高考保送)。技术极客,15岁开发DIY-Page软件成为“让百度改变算法的软件作者”,第22届CASTIC计算机类金牌,第四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第八届高士其科学奖获得者。

大一时他创办了北京数字引擎科技有限公司,大四时营收已过千万,案例包括国家电网征信平台、广发银行信用卡营销平台、民生银行风控数据系统等。

2016年末,他选择从数据底层公链切入区块链行业,专注打造区块链世界的数据基础设施。DBX公链致力超越以太坊,做第一条能大规模实际落地应用的公链。 

DBX文木源:古典区块链时代已结束,新区块链是古典互联网

以下为专访内容:

记者:最近您在一档区块链直播栏目中提出了“古典区块链”这个词,网络上出现了有关“古典区块链”、“新区块链”的口舌之争。您对此有何见解?

文木源:我更愿意从价值观层面来判断“古典区块链”和“新区块链”。

“古典区块链”指的是背后没有真正运营的项目支撑,单纯以发行加密货币吸引人们认购为目的的项目。数字货币和各类通证虽脱胎于“去中心化”的美好愿景,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由于被大量“中心化”的机构垄断资源,项目发行“空气”涉嫌欺诈融资、私募代投的乱象盛行。

作为Neoclassicist,DBX的核心目标是提供前所未有的区块链产品或服务,定义全新的数据价值交换生态。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价值经济社区,创立了区块链时代的数据资产新世界,以可信可确权的数据流通为轴线,基于区块链技术改造泛数据资产产业的生产关系和信任关系,建设全新的数据资产共赢生态社区。

因此,新区块链就是古典互联网,它的价值观与古典互联网是一致的,就是扎扎实实做事,而不只去做势”。

记者:一旦区块链实现了它的实质价值,对BAT等互联网巨头产生冲击,那么数字经济的商业格局将发生怎么样的变化呢?

文木源:如果说冲击,那会是“去中心化”与“中心化”之战。

互联网巨头曾一度是突破旧有经济体制的先锋,冲破管制,破除“垄断”。而现在,它们本身已然具备成为新垄断者的可能性。

反观,去中心化网络可以赢得广大企业家和开发者群体的热情和投入。DBX公链使用自己研发的共识机制,D-DPoS,这个机制我们设计了一年多,它的核心是两点,一是通过代表制及分片技术大幅提高交易性能,使得应用落地需要的性能能够得到满足;二是通过使用实时流动的“超级角色”代替定期选举的“超级节点”,平衡主观选择和客观贡献在筛选机制中的综合权重,有效解决代表制带来的中心化、寡头化导致的安全性问题。这样我们既可以拥有一个高性能的可以开发落地应用的公链,又能让应用开发者们放心地把数据放上来,而不用过于担心寡头控制和安全问题。

记者:之前的采访里提到过DBX与金融场景,例如企业信贷的结合。除此之外,DBX还有哪些可能的接地气的落地功能?

文木源:DBX做的是数据基础设施,真正连接数据的价值,把数据的交易“原子化”。原来不能想象与执行的价值链接,在一个新的区块链世界的数据操作系统里,变得可行了。

举个有意思的场景,一个做工业传感器的物联网的企业,原本很难与贷款机构建立关系,但在DBX价值交换网络里则很容易实现。原因如下:工业传感器每一分钟都在产生大量数据,可能这些数据对于模型优化可能毫无意义,不过却意外证明了一件事情——工厂一直在开工,而这个数据可以作为企业申请贷款、获得增信的有力依据。

DBX另一个接地气的功能落地场景是人工智能。我们都知道,得益于大数据的积累、计算能力的提升,人工智能深度学习从学术到工程领域均取得了非常显著的发展与突破。但随着人工智能应用场景向行业纵深发展,已有的大数据集无法支撑相应训练需要。DBX目前借助其独特的区块链结构与经济激励体系,正在开发与集成多个前沿需求数据库,刚好与市场现有的大数据集形成有力的互补,共同打造行业海量的训练资源,帮助人工智能模型获取更低成本的大数据集,同时达到更优的效果。

记者:企业级用户可以借助DBX打通数据价值壁垒,那么DBX能够给C端用户/普通老百姓带来什么?

文木源:DBX内部有一句经典的slogan,“把用户的数据价值归还给用户”。

我们在公链上做了一些扩展,保证节点对自身上传数据的高度控制权。我们认为用户应该能够主导自己数据如何被使用。因此,DBX将以DApp形式提供便利的数据共享工具,方便用户能够在完全自愿、尊重隐私的情况下,有选择地公开自己的数据信息。举个简单的例子,移动支付的普及产生了大量交易数据,用户可以通过自愿上传支付凭证截图的形式提供自己的交易数据,从而保证了用户能够主动选择自己的数据是否被收集。此外,在用户授权的情况下,这些数据可能被多个不同的使用方使用,比如金融机构需要销售信贷产品,市场调研机构需要了解宏观消费情况;每一次数据被使用,用户都能获得收益。

记者:纵观以太坊、EOS,貌似它们的发展速度有些差强人意。在您看来,导致公链发展缓慢的原因有哪些?

文木源:实际上,技术从来都不是阻碍区块链公链发展的壁垒,所谓的天花板应该是企业的价值观。当前区块链世界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价值都是靠炒出来的,这也是早期的某些公链一经上线就暴涨的主要原因。

而DBXChain将实际支撑很多非常成熟的业务,它们在 Classical Internet已经有巨大的流量,庞大的网络流量将对DBXChain网络的性能进行验证,对其安全性进行验证。我们生态就是要高起点,Dapp的数量没有任何意义,质量和落地才是关键!

记者:截止2018年底,DBX可预见的生态建设将进展到什么程度?

文木源:预计2018年底,DBX将上线50个生态项目。不仅仅局限于金融领域,DBX也在积极拓展游戏、社交、物联网、AI类项目。例如超级粉丝团,它通过DBX价值交换网络实现去中心化的内容传播以及激励经济体系把行业串联起来,可以实现更为精准的粉丝服务、粉丝传播、粉丝应援等经济活动,有效降低了粉丝经济的交易成本,拓展出粉丝经济更多有趣有料有效的商业模式,这让我们看到了未来区块链重塑娱乐经济的可能性。

记者:看您履历和介绍还是相当的传奇,您可以说童年就自学编程,15岁开发DIY-Page软件,获得了CASTIC计算机类金牌、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高士其奖等大奖,后被保送至中国人民大学,然后大一就开始连续创业。现在区块链行业也涌现出越来越多像您这样的学术、技术精英。您认为,项目团队背景和项目成功之间存在必然的相关性吗?

文木源:区块链行业有更多优秀人才加入一定是好事。人非常重要,但优秀的背景是一个必要非充分条件。一个人读书时期成绩好,至少说明了他有着良好的学习习惯和思维模式,这与成就是有点关系的,不过并不是充分条件。因为,在成绩与成就之间,还需要长时间的不懈努力,也就是我常常跟团队成员提到的“耐受力”问题。

DBX目前的团队构成比较多样化,技术负责人来自清华大学复杂系统实验室,运营合伙人有着全面的国际化管理经验,经济体系负责人毕业于北大、曾负责发改委系统产业支持基金项目评审,我在选择核心成员的时候,能力一定过硬,并且有干成事情的经验,同时职业道德也是一个硬性标准。因为,诚信做事是DBX的发展之本。 

记者:最近录音泄漏的事儿特别火,作为业界名人,您认为“古典区块链”的未来会怎样?

文木源:录音事件宣告了“古典区块链”时代的结束,区块链的新时代属于做事者而非造势者。古典区块链时代,绝大部分项目是纯空气,大家一级级圈钱,又一级级收割,从收割韭菜到收割投资人,这样的零和甚至负和游戏必须要流产。在区块链的新时代,按照“古典”做事方式的人才真的会赢,正规军必然会加入,也必然会赢!如果没有掌握财富的能力,财富就是世界上最容易失去的东西。那些毫无核心技术,毫无创业经验,毫无落地可言的项目,必将不攻自破!

总结:

只有具备了长远目标的理性价值观,企业才能在市场的角逐中走的更远。否则,再怎么刺激用户,也只能短暂的停留在风口一时而已。“要做项目最重要是社群做好,然后就是炒作”,这种观点恐怕只适合存活于即将湮灭的古典区块链时代。新区块链时代将真正交付技术创新价值,令人期待。

本文为火星财经原创稿件,版权归火星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火星财经”,若违规转载,火星财经有权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左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左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